江西省丰城市:几代血防人“死磕”血吸虫病
2024-02-25 07:57:00
来源: 央视网
人工智能朗读:

江西省丰城市:几代血防人“死磕”血吸虫病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hello直播app 张家第一个孩子10多岁时不幸离世,张某是第二个孩子,其母亲生她时已经三十多岁。。

  在江西省丰城市的药湖湿地公园,每到春天,翻滚的绿色草浪充满生机。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这里曾孳生大量钉螺,而钉螺体内寄生着一种“致命杀手”——血吸虫。当人们接触到含有血吸虫尾蚴的疫水,最快10秒就会被感染,患上血吸虫病。

  丰城市血吸虫病防治站(以下简称“血防站”)血防科科长曾方在一线与血吸虫抗争了32年,2018年被中华预防医学会授予“全国血防卫士”。2月5日,当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来到血防站时,曾方正在整理数据。曾方告诉记者,经过多年的防治,丰城市已连续18年未出现本地感染的血吸虫病患者。

  江西曾是我国血吸虫病流行最严重的省份之一。1月9日,江西省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李中坚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3年12月,江西省已实现血吸虫病传播阻断目标。作为省内39个血吸虫病流行县(市、区)之一,丰城市已于2019年达到血吸虫病消除标准。在这背后,是老中青几代血防人的坚守。

  血吸虫对人类危害极大

  据《丰城血防志》记载,1949年之前,丰城市因血吸虫病毁灭村庄130多个,1.4万户、5.6万人死于血吸虫病。目前,我国血吸虫主要分布于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及云南6省。

  “现在基本上看不到急性血吸虫病患者了。”在血防一线工作满30年的临床部副主任医师熊准凤对记者说。

  作为困扰中国人上千年的顽疾,这种肉眼看不见的灰白色线状小虫,对人类危害极大。血吸虫可感染人和牛、羊、猪等多种哺乳动物,患者或病畜的排泄物中带有大量虫卵,又成为新病源。

  当人体一次性被大量尾蚴侵入,血吸虫便会在人的血液中无性繁殖,形成急性血吸虫病。“病毒感染后会产生抗体,血吸虫病感染后没有抗体,感染了一次,下次照样感染。”熊准凤说。

  熊准凤20年前接诊过一例6岁的急性血吸虫病患者。由于长期反复高热,家长辗转去了多家医院就诊,却未能查到病因,后转诊到血防站做检测和治疗。经检查后发现,孩子是典型的血吸虫感染。“许多医院医生由于不了解血吸虫病,容易误诊。”熊准凤说。

  晚期血吸虫病患者大多腹大如鼓、骨瘦如柴,儿童患病影响生长,甚至导致侏儒症。

  “现在国家政策好,对晚期血吸虫(以下简称‘晚血’)病患者实行免费治疗,对于贫困晚血患者,还有‘两免一补助’(全免门诊、住院费用,住院期间伙食按每天30元给予补贴——记者注)。”医务科副主任医师邬春雷告诉记者,2023年度,共有136例晚血患者到丰城市血防站接受免费治疗。

  1991年刚参加工作时,熊准凤见过大肚子的晚血患者,还有更严重的肝性脑病,而现在,几乎看不到重症患者了。

  成果来之不易

  血防站临床部主治医师陈庆亨今年53岁,他的老家丰城市隍城镇曾是血吸虫病流行区。陈庆亨回忆,六七岁时,妈妈常对他说,“不要去河里游泳,小心得大肚子病。”后来,陈庆亨从医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丰城市血防站从事血吸虫病防治工作。

  “当时医生们要下乡,就背着被子在农户家打地铺,一住就是半个多月。”陈庆亨对记者说。

  下乡的主要任务就是查病和查螺。医生白天为村民们静脉采血、检查身体、健康宣教,晚上检验血液标本。

  血防站检验科副主任吕雅婷是一名90后,经常参与下乡样本检测工作。2022年,丰城市血防站开始建设血吸虫病诊断网络实验室。吕雅婷日常就在实验室工作,已能够熟练地应用各项检测技术。她对记者说,利用DNA提取和检测技术,能判断钉螺是否为感染性钉螺。

  查螺灭螺是防治血吸虫病最重要的举措。中国疾控中心公布的信息显示,钉螺是血吸虫唯一的中间宿主,消灭了钉螺,就可终止血吸虫病的传播。因此,传染源控制是血防工作的重中之重。

  “晴天时一身灰,雨天时一身泥。”真正参与血防站查螺灭螺工作后,95后血防科医生付昂昂切身理解了前辈口中这的句话。有一次,付昂昂在隍城镇查螺,当时下着雨。其他工作人员走过了一个泥坑,而付昂昂不小心一脚陷了进去,“整条腿都拔不出来”。

  查螺通常在洼地、沟渠、河边等地方,钉螺个体大概只有一粒稻谷大小,查螺人员要扒开草丛,观察是否有新出现的钉螺。

  “目前,丰城市达到了血吸虫病消除标准,但钉螺这一物种不可能完全灭绝,螺情反复的现象时有发生。”付昂昂对记者说,过去自己并不了解血吸虫病,工作后才发现现在取得的成果有多么来之不易。

  血防情怀永不倒

  2010年,丰城市达到了国家血吸虫病传播阻断标准;2019年,丰城市完成了血吸虫病消除达标验收,血吸虫病防治进入常规监测阶段。

  新时期,血防工作的一大难点是健康教育。刚考入血防站时,付昂昂发现工作实际情况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他原以为下乡查病时,大家都会很配合,真正开展工作才发现,需要自己去沟通、联系,想方设法让更多村民参与采血和做检查。

  2023年,付昂昂走上了小学讲台,第一次当起了老师。“当自己站上讲台授课,把知识分享给学生,由学生以点带面,带动家长时,还蛮有成就感的。”

  27岁的樊俊琳在2020年进入血防站工作,除了查螺工作,她还负责给小朋友讲解宣传展板。“孩子们表现得很积极,求知欲很旺盛,会反问一些问题。”樊俊琳举例,“比如展板上有感染血吸虫的兔肝和正常的肝脏,有孩子就会问为什么肝脏上面会有一个圆圆的东西,我们就会告诉他原理。”

  吕雅婷发现,随着科普的深入,许多在血吸虫病流行区从事水运相关工作的人,逐渐有了防病意识。“他们从鄱阳湖等血吸虫流行区回到丰城,就会特意到血防站来做检测。”

  丰城市血防站站长胥剑波表示,目前钉螺复现隐患依然存在,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员流动较大,监测工作的困难有所增加,人员与动物性传染源控制难度也较大。由于多年未出现本地病例,流行区部分群众血防意识淡化,对于血吸虫病防治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有减少的趋势,也加大了血吸虫病传播风险。

  “目前血防工作的人员存在老龄化问题,许多医生两三年后就要退休了,但我们的血防工作一直没断。”胥剑波说,2023年,站里新招收了5名90后,完善了人才梯队建设。

  付昂昂在业务培训时曾看到一张历史照片,上面记录了1976年丰城市群众共同在药湖进行查灭螺工作。“那个场景真的令我震撼。这就是血防情怀。”付昂昂说,“以前我没有这种感情,现在有了。”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余冰玥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付子豪】

[编辑:葛雯萱]